=雨务。
【专注啃脆皮鸭文学和做作业】
【但看的是真的慢】

喜欢的副cp(于是我不算太喜欢主角(((作者处理千秋的反应太让人误会了,差点心态崩了。还好他只是颜狗。

【我怎么可能会画龙,就很敷衍了´_>`

突然想把黎黎的头发切了。就感觉更凶了点。设定上黎黎和征征长得有七八成像,但是整个人感觉就是攻不过黎。凉。()

我终于敲完了啊啊啊啊啊啊!!!!腰都要断掉了呜呜呜

发了两次才知道怎么把定位取消【老年人

画画也好难,还是想看脆皮鸭

关于梦的记录⑩

2017年12月30日的梦

梦见了很可怕的。

一个像小乞丐一样的女孩,她被人救过成了厉害的飞贼。她为了报恩所以去了一个像皇宫一样的书院。去调查一个大概有十九二十的男生。
女孩只是普通女孩,而对她有恩的大本营和这个书院的人们都不算是普通人类。他们像神仙也像妖怪,他们的岁月和普通人是不同的。
而女孩去调查那个少年,也是因为其实本该如此的只有大本营,那个书院实在是奇怪的。而少年其实以前和救过女孩的那个恩人是有过交集的,那时他还是个男孩,但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一般人类都该死了的那么以前。但那时,男孩的身份并没什么疑问。他只是普通人类。
所以女孩要去那里和少年接触,并且调查这件事。
但是女孩失败了。她在接近男孩的还没说话的瞬间被发现了。而男孩却一眼被女孩吸引了,并不是情爱这种吸引,而且一种对活生生人类的眷恋和怀念。但是女孩被追兵吓跑了。少年知道如果她被抓住会怎么样,会变成自己这样,他不希望她也变成这样。所以他追了出去。
但是是女孩还是没有逃过,她的衣服被打的半烂,几乎遮不住身体,她躺在地上几乎动弹不得。抓她的几个人围着她,都是一副得到了盼望已久东西的样子。男孩追出来在看到女孩的瞬间被就被打晕了,陷入黑暗之前看到女孩惊恐害怕的脸,自己手上抓的是女孩穿着的黑色衣服的一块布料,内心念着“对不起”。
那些士兵被女孩活人的样子吸引,然后在女孩的求饶中把她慢慢剃成了一具骨架。又像在保养骨架一样给骨架上油一样的东西。而那具骨架自始至终都有意识。女孩看着自己一步一步变成什么样。心也麻木了。

女孩披着白色的披风,打扮的像个小皇子,身边跟着几个侍卫回到了大本营。以书院的人的身份。她见到了几百年前自己走之前在这里最后告别的一个小管事的。笑吟吟的说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屁孩了。小管事看着她,当然不是啦,人类不可能活这么久,这已经又是个几百年了。
而救过女孩的那个恩人,那个打算救她的少年又怎么样呢。谁也没让她依然还是普普通通的人类,谁也没保护好她的心。

关于梦的记录⑨

2018年1月10日的梦

梦见了。

一个穿越者,因为写穿越的小说暴露了自己是穿越到别人身体的事实。

暴露的时候穿越者正在上高中,他不是小说,没有金手指什么的,他只是重生了的普通人。他很平庸,只是他争取到了能成为飞行员的资格,正在接受培训。

那个身体的父亲表示觉得自己的儿子被什么东西上了身,所以很讨厌他。母亲则是觉得无论如何是自己换胎十月的小孩,不在意他的内里。
父亲不承认他是自己的小孩,不觉得他会为自己养老送终,所以一点不希望他好。而母亲没有文化,只想着他得有个饭碗。最后她找老师协商,让儿子退出了飞行员的训练,给他找了一个扫垃圾的工作。于是,穿越者一辈子都是个扫垃圾的。

……今天也是只适合画女装大佬(再见再见

置顶

并不算是投稿用户。
毕竟我画画可难看了,棒棒糖扎的小人似的。
这我也很绝望。
也是当年为了追全职同人文才用起来的号。

日常是。
爬墙如风,飞檐走壁。
新坑很少跑,旧坑时常刨。
热衷于独乐乐。
在蹲冷门或者自家。
其实大多数时间根本就在看脆皮鸭。

热门感觉就是。
既然这么好吃我就该留到难过的时候吃啊。
毕竟,我真地很容易不开心。

© Aura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