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黄焖鸡。

(备考中)

挂着的避雷板

爬墙如风,飞檐走壁。
新坑很少跑,旧坑时常刨。
热衷于独乐乐。发东西莫名其妙。

日常只会主动接触新的乙女游戏。
但一般就不会去画。

除非特殊情况,一般都相对蹲冷门。

是自己碎碎念过的忍者paro(´_>`我拖拖拖现在忍恋都没打完)
那个,出久是忍术方面天生底子不够所以在战略和体术上下功夫的忍者,焦冻是在任务方面遵循“对于忍者来说任务就是一切”的仿佛不惜命的忍术天才
【也就没质量的垃圾变多了,太忙了只能不上色的涂涂

金色的。黑色的。

莫名其妙画最近买的过冬道具和常年的居家道具。

因为后期根本就是“磷辰”……就“磷辰”吧【】

暴风喜欢他【】磷就会一直给他找新的工作……但是其实就像他自己一个人喃喃自语的“只是一组的话……”。只是邀请和他一组,就是“新”的甚至开心的不是他不行的一件事…………磷为什么不能察觉到呢,或者说察觉到了也就不是磷了……他总是什么都这么后知后觉

【有看了看网上的汉化漫画,反正我看到的那个是有很多对话都翻的不太对,容易让人会错意。

丧了一周多……重新设置了下板子和软件,感到手足无措【】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zoeさん,因为我那天估计不在家【´_>`没错我这边圈不起来……原因不明

【我本来以为自己有耐心的,然而我的耐性在点完油漆桶就断气了。于是就这样了。(画的是之前那个的,焦冻一边的情况。

关于梦的记录⑧

2017年3月14日的梦

梦见自己坐在窗户旁边,有只鸟飞进来,飞到我身边,我很害怕,其实那只小鸟蓝色的长得正常来看挺可爱还漂亮的……
但是梦里我却非常害怕它,有个声音在叫我快点让它远离,动手动手动手,我忍住害怕把鸟抓住,把它扔出窗外了,但是还没把窗关上它又飞进来了,我吓得不敢再去了。
只知道拼命的逃,逃出了房间,逃出了住宅,一直跑,一直跑。
坐在枝头的猫变成了女孩松鼠也变成了女孩,猫对松鼠说,鸟只会跟着她(我)。我更加拼命的跑,跑进了被阳光照的金灿灿的麦田。这也让我发现自己一直被一个影子笼罩着的事实。鸟一直就在我的上空飞。我根本逃不掉。突然,有重量施加在我的肩上,而且越来越重。根本不像是一只小鸟的重量。简直是一个人类的。

关于梦的记录⑦

2016年9月1日的梦。

梦见收到了一个装满兔子的盒子。
然后被取走了一大一小的两只兔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认定了它们不会回来了而且会死。
但是他们回来了,被分别装在两个盒子里。
大的活着,小的闭着眼睛死掉了。
我不知道这在预示着什么,但我就这样抱着大兔子。

接着出现了一个少年,他说该逃走了。但是只能带上一种动物。
我突然感觉想起什么的再次打开了盒子。里面有松鼠鸭子猫头鹰和其他动物。不是兔子,也没有兔子。
我记得和猫头鹰他们做过约定,说会带他们离开。

空间裂开了一个大洞,掉到里面的东西都会死。
少年抓起猫头鹰和鸭子扔进了洞里,又一个接一个的扔进去。
兔子静静的,白兔子变成了黑兔子混着暗红。
兔子在我怀里一动不动。好像一半生一半死。
而我眼里只有那个巨大的洞。

© Aura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