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治好我的对着电子设备会睡着的毛病。

又去看了英雄杀手那边…………
轰老爹说“焦冻!别看手机!看我啊!”然后他儿子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好可怜……和我老爹差不多可怜。
我也是日常欺负老爹,不打电话只有事务联络的时候打。对话就是:
“哇!我女儿今天打电话给我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老爹你别高兴的太早好吗,来叫你做正事的。”

“………………”
“……我才没高兴。”

回想起来有点可怜的。

昨天去夹小英雄的吧唧,焦冻已经终了了……我就夹了个出久回家。我可怜的同桌大姐姐(焦冻厨)还没有那个焦冻呢,,,,
喜欢上这种好看的人就是很累【】我几乎每次去那边碰到的日本妹子都是冲着焦冻去的,嘴里都是念着「轟くん………」「あ……轟様……」
就很可怕。

我每个出久就一个,因为有在拼命控制自己不能一下子喜欢过头。不一样的一点点攒着,我比较在乎让喜欢延续的时间。因为我记性不好,过头了容易忘记“喜欢”和想不通“喜欢”的意义。

之前那个铅笔乱涂说要来的的故事【】
【也就意味不明的两张。字不是不认真,是就这么丑谢谢。

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和这个时期的焦冻相遇,并不是身边的轰焦冻变小了啥的。
为了区分所以身边的叫“轟くん”这个小的就叫“焦凍く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池袋的猫头鹰这么魔幻的吗

然后昨天我去登了我的摩尔【【我九年前就是个贵妇小学生啊……拥有百万财产和豪宅。
而九年前我就是社交白痴了,回复只有“……”和“哦”。明明是儿童社交网游,我却日常赚钱存钱,过得像是儿童社会网游。

等等,突然想起来这个是没有性别一说的。所谓的性别都是假发和裙子造成的假象。我完全可以是个女装大佬。

想画不是年龄操作的,只是单纯遇到小时候某个时间段的对方的小故事【我纸上画画不管画什么都乱

【今天的日常:
和两个同桌(三人同桌我在中间)考完试去了学校的电脑室,分别是同桌大姐姐(主焦冻)我(主出久)同桌小姐姐(主切岛)。(年龄也是我在中间)
大姐姐在肝手游(好像同时几个),小姐姐打开了4399(???)我们开始回想以前玩过的,然后点了“森林冰火人”。结果是我被怼是“猪队友”。大姐姐边肝边:“呵,我的焦冻一个人就顶冰火两个了。”【【さすが…………( ゚ー゚)

我夹到了【【没有夹其他人,直接叫人家摆好了给我夹()

关于梦的记录⑤

2017年7月4日的梦

梦。
梦见一家人有爸爸奶奶哥哥弟弟妹妹几个。除了十四岁左右的哥哥几个人都不太正常。
有个女孩来拜访他们家。
那个沉默的女孩是来找哥哥的,妹妹吵着赶走了她。哥哥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跟着她下了楼。妹妹带着弟弟很不高兴所以看到他们在楼下后面就偷偷跟上去了。
然后意外就发生了,不宽的道路一辆开的飞快的车,哥哥和女孩站在路中间,哥哥看到了就把女孩推开了自己被车撞死了。(因为空气在这一刻变得很冰冷,所以我虽然没法干涉但是感觉那个男孩当场死了)妹妹在下楼途中从窗户看到了这一幕,扒在窗台上,却不知道为什么摔了下来。虽然只是四楼但是是头着地,也是当场死了。
越来越冷越来越冷,然后我也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我站在那家人的家楼下,我知道自己在那个女孩的身体里。手上的东西很多很杂。看了眼公寓楼的过道,居然把那一家生前的全家福很大一副挂在那儿。而我却知道他们一家在那之后就搬走了,而且现在应该是一两年后的事了。虽然不清楚这个女孩为什么还来这里但是我姑且先上楼。
这个楼的电梯换了环保型的(现实里不存在的迷之环保),就是和别的大楼共用的能够横向移动的类型,还能直接移动到外面。弊端就和现在电梯广播说的一样,如果花钱办个楼层戒指一下子就能到想去的楼层,单纯按键的话容易到不了。这次也是,到了要去的楼层的下一层,决定这层下去爬楼梯。把东西搬出电梯后却发现还有一把伞在电梯里,去取了后电梯门就关上了。然后就被送到了不知名的出口。现在的道路都要回答问题才能过,这附近的路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一个个小土山。虽然感觉很麻烦但是要回去得爬过这些也得回答问题。

天空不是那么亮,已经是黄昏了。我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余光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山坡有一个大到奇怪的影子,但背着光也能看出来,是狼。巨大的狼冲下了小山。我转身就跑了,所有人也尖叫着跑。如果撞到了的话肯定会摔倒这样就完蛋了,所以我和其他人都保持距离。
突然有个男孩抓住我的手腕,对我说和他一起跑,我听得见他的内心也是真的如此而已没有说谎。但是他很眼熟(应该是那家的弟弟长大了),所以即使他没说谎我也不想相信他。甩开他的手继续跑,我听见他内心在后面一直说自己是真的不是骗人。…………醒了

关于梦的记录④

2017年7月30日的梦

梦到了久到像是没有记录的以前的梦的后续,是几年后的事。
和一行人在一片鹅卵石地走,这些鹅卵石好像都是蛋,因为时不时会有和它们颜色一样的大小不一的小鸟在其中跳跳飞飞的。
后来走到一个像是用蓝色矿石雕的作品前面,后面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问我寄宿的身体的人记不记得这个是什么。为了不显得很健忘我努力回想了下,以前的梦里是和这几个人一起找到这几颗矿石的,那个时候好像他们都是15岁左右的小孩子。现在已经都长大了。
回答了他说是以前一起找到的石头,他就笑着说了“嗯嗯”。
在想他笑什么……然后我就醒了。

@花紺色。 涂大头😭😭【唯有画漂亮女孩才能解忧愁(我好中意她的刘海啊……可惜我剪不了

© Aura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