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非常容易心碎不是吗。

可能在国外对我影响就是歌单里的日语歌越少越少,中文歌越来越多。
这种感觉有点像,我带着一块故乡的石头离开了故乡。
一个人在异国,思念故乡的时候就会摸一摸这块石头。
石头被磨啊磨,终于有一天露出里面碧绿的玉石。
但我也不觉得后悔什么的,因为这也许就是必须经历的过程,不然我也永远不会在意自己一直拥有什么。

关于梦的记录⑩

2017年12月30日的梦

梦见了很可怕的。

一个像小乞丐一样的女孩,她被人救过成了厉害的飞贼。她为了报恩所以去了一个像皇宫一样的书院。去调查一个大概有十九二十的男生。
女孩只是普通女孩,而对她有恩的大本营和这个书院的人们都不算是普通人类。他们像神仙也像妖怪,他们的岁月和普通人是不同的。
而女孩去调查那个少年,也是因为其实本该如此的只有大本营,那个书院实在是奇怪的。而少年其实以前和救过女孩的那个恩人是有过交集的,那时他还是个男孩,但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一般人类都该死了的那么以前。但那时,男孩的身份并没什么疑问。他只是普通人类。
所以女孩要去那里和少年接触,并且调查这件事。
但是女孩失败了。她在接近男孩的还没说话的瞬间被发现了。而男孩却一眼被女孩吸引了,并不是情爱这种吸引,而且一种对活生生人类的眷恋和怀念。但是女孩被追兵吓跑了。少年知道如果她被抓住会怎么样,会变成自己这样,他不希望她也变成这样。所以他追了出去。
但是是女孩还是没有逃过,她的衣服被打的半烂,几乎遮不住身体,她躺在地上几乎动弹不得。抓她的几个人围着她,都是一副得到了盼望已久东西的样子。男孩追出来在看到女孩的瞬间被就被打晕了,陷入黑暗之前看到女孩惊恐害怕的脸,自己手上抓的是女孩穿着的黑色衣服的一块布料,内心念着“对不起”。
那些士兵被女孩活人的样子吸引,然后在女孩的求饶中把她慢慢剃成了一具骨架。又像在保养骨架一样给骨架上油一样的东西。而那具骨架自始至终都有意识。女孩看着自己一步一步变成什么样。心也麻木了。

女孩披着白色的披风,打扮的像个小皇子,身边跟着几个侍卫回到了大本营。以书院的人的身份。她见到了几百年前自己走之前在这里最后告别的一个小管事的。笑吟吟的说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屁孩了。小管事看着她,当然不是啦,人类不可能活这么久,这已经又是个几百年了。
而救过女孩的那个恩人,那个打算救她的少年又怎么样呢。谁也没让她依然还是普普通通的人类,谁也没保护好她的心。

关于梦的记录⑨

2018年1月10日的梦

梦见了。

一个穿越者,因为写穿越的小说暴露了自己是穿越到别人身体的事实。

暴露的时候穿越者正在上高中,他不是小说,没有金手指什么的,他只是重生了的普通人。他很平庸,只是他争取到了能成为飞行员的资格,正在接受培训。

那个身体的父亲表示觉得自己的儿子被什么东西上了身,所以很讨厌他。母亲则是觉得无论如何是自己换胎十月的小孩,不在意他的内里。
父亲不承认他是自己的小孩,不觉得他会为自己养老送终,所以一点不希望他好。而母亲没有文化,只想着他得有个饭碗。最后她找老师协商,让儿子退出了飞行员的训练,给他找了一个扫垃圾的工作。于是,穿越者一辈子都是个扫垃圾的。

……今天也是只适合画女装大佬(再见再见

怎么说呢。这么个两个月。我去考试了。
然后,我没考上。
嗯………………
我当然很伤心。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开始浑浑噩噩,对,就在今天我知道了我没考上,所以我目前浑浑噩噩了不到24小时。

我是一个挺负能的人,但同时只要愿意哄自己当然还是能振作的。
我自愿陷入不切实际的幻想和设想。
我很难过,以至于实际的胃之类的内脏也很痛了。
但是实际上为什么我要去考试或者我想考上,都是觉得该做这件事,仿佛事情做到一件就能少一件。仿佛眼前有什么能达成的目的。
但是我实际活到现在没有太多念想过,我的欲望也仅限于“这个眼影真好看我很想要”然后就念着快递能快点到。到了以后我就没有念想了。
而我也开始想不通为什么没考上会让我难过了。会让我的胃痛了。
日子就是这么一天一天的度过。我没想过我的未来也想不到自己的未来。也许有一天我会浑浑噩噩昏昏欲睡,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于是我会发现自己实际可能快死了。
而如果是现在的我估计也就默默的接受这件事。因为我没有太多念想,没有舍不得,没有觉得很重要的事和人,没有什么是会被我的死去影响到的。
所以我会期待我会幻想,有一天有一天我会有很在意的事,有很重要的人,很舍不得的人,有不放心就这么离开的人。
而我自愿陷入这种不切实际的梦境。

挂着的避雷板

爬墙如风,飞檐走壁。
新坑很少跑,旧坑时常刨。
热衷于独乐乐。

除非特殊情况,一般都相对蹲冷门或者自家。
容易回光返照,所以某种意义上长情。

神神叨叨。莫名其妙。

是自己碎碎念过的忍者paro(´_>`我拖拖拖现在忍恋都没打完)
那个,出久是忍术方面天生底子不够所以在战略和体术上下功夫的忍者,焦冻是在任务方面遵循“对于忍者来说任务就是一切”的仿佛不惜命的忍术天才
【也就没质量的垃圾变多了,太忙了只能不上色的涂涂

金色的。黑色的。

莫名其妙画最近买的过冬道具和常年的居家道具。

© Auralia | Powered by LOFTER